饶商网上饶商人服务天下饶商是首个以收集上饶名商名企为主题才的综合网络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看“诗人”朱熹

2019-10-13 06:50| 发布者: jxrs |原作者: 建 平|来自: 上饶日报

摘要: 上饶人了解朱熹,主要源于上饶婺源是朱熹的祖籍地,源于发生在鹅湖书院的“千古一辩”朱熹乃第一主角,源于朱熹回乡扫墓所写的《读书偶感》人们耳熟能详,源于朱熹所著的《玉山讲义》为人尊崇,源于朱熹是鹅湖、怀玉 ...
  上饶人了解朱熹,主要源于上饶婺源是朱熹的祖籍地,源于发生在鹅湖书院的“千古一辩”朱熹乃第一主角,源于朱熹回乡扫墓所写的《读书偶感》人们耳熟能详,源于朱熹所著的《玉山讲义》为人尊崇,源于朱熹是鹅湖、怀玉等书院讲课的“座上宾”。但对于朱熹的诗赋成就,了解的人并不太多。

  研究朱熹诗赋,横峰县政协退休干部朱火金一马当先。朱火金同志十多年潜心研读朱子诗赋,经过搜集整理和精心思考,选编了一本《朱熹诗赋赣鄱》,选录朱子在赣鄱大地游学、访问等有关的诗赋文章130余篇,其中近40篇涉及他的祖籍地上饶。在朱子繁花似锦的学术大观园中,选录这些诗赋文章,新人耳目,提人精神,弥补了朱熹研究的空白,是一件值得鼓励的善举。听说上饶师院朱子学研究所也有不少专家学者研究朱熹,出了不少著作和学术期刊,开展了“朱子文化讲堂”系列讲座等,在当今“打造大美上饶”的大环境下,这样的善举多多益善。

  朱熹思想是一个宏大的体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对朱熹的了解,源于六年前写《朱熹赋》。当时我查阅了大量的介绍朱熹的文稿,对这位儒学大师才有了一丁点的了解。朱熹(1130—1200)字元晦,号晦庵,又号称晦翁,祖籍徽州婺源,是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享祀孔庙的“孔门十二哲“之一。他综合诸儒“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综罗百代,构建起宏大的思想体系,影响宋元以后至明清数百年中国历史,成为历代封建统治的思想基础,也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思想文化强大的精神内核。朱熹一生,著述极丰,举凡经史文章、乐律乃至自然科学均有研究,且有不凡的成就,他是继孔子、孟子之后最杰出的儒学大师。后世曾用“四为”评介朱熹,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是理学的集大成者,中国封建时代儒家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的学术思想元明清三代一直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官方哲学,标志着封建社会更趋完备的意识形态。在历史上,朱熹是与孔子比肩的圣哲,古语说:“北有曲阜,南有武夷”。也有人说:“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朱熹在理学方面的成就是万世敬仰,无需置疑的。但是,后人却往往忽视了朱熹作为诗人的一面。其实,在文学上,他同样是一个名家。现在留存下来很多播于人口的经典名篇就是他文学成就的最好说明。

  朱熹的诗文创作与他的理学观念有很深渊源,但并不影响他诗文的形象性、生动性。他的山水诗在描写锦山秀水的同时“以理入诗”,把哲学思考融进去,把深邃的哲理通过大自然的美好现象显露出来,让人在感受自然美的同时,得到理性的感悟和升华。著名的《观书偶感》是其脍炙人口的名篇:“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诗中的“源头活水”有很强的象征性,形象饱满,富有意趣。用诗歌阐发哲学主张,由此,“以理入诗”,高古清劲,意蕴丰满,后来逐渐形成一个诗歌流派——“理学诗派”,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的一枝奇葩,其艺术成就获得后人极高的评价。他的词作也是气势豪迈,清畅淡远,音韵和谐。代表作《水调歌头·沧洲歌》、《水调歌头·隐括杜牧之九日齐州诗》等,写“天路幽险”,写宦途不平,表达他的“人生如寄”的感慨,读来情理交融,感人至深。宋代的理学名家多视“诗词”为“小道”,不屑为之,但朱熹是一个例外。他工诗,善词。诗词之外,散文也有很大的成就,名篇如他的《游百丈山》、《云谷记》可见一斑。清代洪亮吉在他的《北江诗话》中评价朱熹之文说:“南宋之文,朱元晦大家也;南宋之诗,陆务观大家也。”这是从另一个侧面对朱子文学成就的极高评价。

  虽然宋诗选本没有朱熹的诗歌,但并未改变他很喜欢吟诗作文的实情,并且常常大笔如椽,妙笔生花。我曾听到过一个“朱熹改诗”的故事:相传漳城南山寺一李姓和尚与一王姓和尚对着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的九龙江,吟唱联句“风吹江水千层浪,雨打山坡万点疤。”朱熹将其改成“风吹江水层层浪,雨打山坡点点疤”。并解释说,九龙江不是大海,怎能说它的波浪是“千层”,而被雨点打后留下的疤称是“万点”,也觉得别扭。两个和尚被朱熹的高见折服,连声称好,深知自己学识肤浅,于是便孜孜不倦地勤读诗书。在《鹤林玉露》卷中记载:“胡谵庵上章荐诗人十人,朱文公与焉。”由此可知,朱熹在当时也是颇有诗名的。把朱熹排除出诗人的行列,可能是因为朱熹作为理学宗师的名声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把他作为诗人的身影完全掩盖了。久而久之,人们就只知道他是理学家,而不认为他是诗人了。

  朱熹在写诗上的爱好与其它著名诗人没什么两样。他曾和辛弃疾、杨万里、陆游等人往来密切,相互唱和,尤其与陆游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被罢官闲居在家的陆游听说朱熹在武夷山兴修的“武夷精舍”竣工,特地寄赠贺诗来。其中一首云:“先生结庐绿岩边,读《易》悬知屡绝编。不用采芝警世谷,恐人谤道是神仙”。朱熹之诗作总数约有1000首,大多以理贯文,文理交融,没有一般理学诗的“道学气”“头巾气”,其稳实中正、条理分明,自然平淡中透着精神,堪称理学诗的上品。其中有不少是在上饶写的,或是写上饶的。比如,朱熹从鹅湖参加学术辩论结束时,途经武夷山分水关,赋诗一首《题分水关》:“地势无南北,水流有西东。欲识分时异,应知合处同。”意思指朱、陆二人在理学上各有“地势”,并且呈“西东”鼎立。流有万千,其源为一,基础都是儒学,都沿袭着孔孟的认识论和封建伦理道德观,所以说“合处同”,也就是说他们相同的主张是“纲常伦纪,即为天理”。

  我最感兴趣的朱熹诗文是他写读书和惜时的作品。如他写的《读书要三到》说:“凡读书……须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是要多诵数遍,自然上口,久远不忘。古人云,‘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谓读得熟,则不待解说,自晓其义也。余尝谓,读书有三到,谓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则眼不看仔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只漫浪诵读,决不能记,记亦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岂不到乎?”还有他写的《偶成》一诗:“少年易学老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充满正能量,启人以思、催人奋发。

  朱熹是上饶走出去的圣人,是上饶人的骄傲,是值得我们反复品读和津津乐道的祖师爷。有鉴于此,朱火金同志编著的《朱熹诗赋赣鄱》,不仅非常有意义,也非常有意趣、有意境、有意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关于本网|饶商网  

GMT+8, 2019-10-13 07:14 , Processed in 0.017693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raoshang.net X3.3

© 2009 raoshang.

返回顶部